能看的出来,班长很渴望能做出一份业绩,好到什么程度不重要,重要的是要比另外两个班强。
昨晚按照预想,上半夜给脱嗅油升升温,没什么要做的工作,大家可以好好睡个觉。下半夜事情可能多一点,倒倒阀门什么的,做起来也会有精神。不光是我这么想,上一个班交班前也这么认为,这让我们所有人都觉得时隔两个月的第一个夜班会轻松一些,给大家一点缓冲时间,因为大部分人的生物钟无法一下子调整过来,除了班长。

一整夜,所有人都没休息,到处跑,不是在搞卫生,就是在去看各种管道和阀门的路上。天亮时大家眼里的红血丝告诉我,每个人的心情都不太好,包括班长。
“你看不出来啊,他就是在和其他班长比,想快点进油(投产的意思)。”
我听了这话摇摇头说不出话,一时间无法否定班长的上进心,也无法赞同他的管理方法。
甲班班长有着一套独特的管理下属的办法,也有着极高的情商和极强沟通技巧。举例子对比就能发现他的这种特质,注定要比我们班班长走得远飞得高。例如厂区调试阶段装了电梯,当时只有三把电梯钥匙,三个班班长人手一把。车间楼层之间的高度达7-8米,一层相当于正常楼房的两层楼,五层楼的厂房经常爬上爬下那强度可想而知。而这个电梯钥匙手机NFC无法复制,所以我们普通职员上楼就很不方便。可过了一个年回来以后,我惊讶的发现甲班的七个人,每一个人都有了一把电梯钥匙,无论是混子还是班组主力,甲班班长均一视同仁,全部从他的渠道搞到了电梯钥匙分发给下属。这份团聚人心的心思和手段,不可谓不强。
在教导员工工艺技术方面,甲班班长也是亲力亲为,只要你问,不管你是不是加班的人,包括我,有什么疑惑,他都能很细致耐心的给你讲解原理,并指导你怎么发散思维去自己联想。在日常的工作上,他也是让下属自动大胆动手,一回生二回熟,干着干着,甲班的大部分人什么都能干,什么都敢干。而我们班呢?先不说没一个人愿意去问班长问题,就算平时的工作中,大家干的最多的也就是搞搞卫生,我还好一些,谦虚点说就是相比其他人我懂的多一些,杂活倒没怎么安排我去做,可也没让我大胆的去操作设备。大家不去问班长问题的大部分原因是,一去问了,首先要考虑会不会被他白眼一顿说些不好听的再不耐烦教你。这样对比,我们班的人员素质拿什么和甲班比?
在为人处事上,他也没有甲班班长那么深得厂长信任,在管理下属上,没有甲班班长会凝聚人心和丙班班长的温和,所以很容易就能看出他现在做的几乎是无用功,也能理解他为什么会那么着急。国企,一个萝卜一个坑,自从我看到忙里忙外尽心尽职工作优秀的赵老师(车间目前主任)一把年龄了现在还只是个主任,我就明白有些争,完全没必要,与其心惊胆战兢兢业业光鲜亮丽的或几十年,我更愿意平凡快乐的活着,在我的时光里,去追求着我喜欢的东西。
佛系,没什么不好。

最后修改:2022 年 04 月 01 日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