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了一个特别漫长的梦,从早晨被闹钟叫起来到现在动笔写下这一切,梦的细节已慢慢模糊,记得起的细节只不过是一个人名和一个不可能发生的故事而已。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,对于这个滑稽的梦,我自然也能大概清楚是心中的哪根弦在回响,不过我却联想到其他更有趣的东西。

数以千计的日夜里(我用计算器大概算了一下我已度过的天数,惊讶的发现我还没活到一万天,只好以千记数),有许许多多的梦让我不愿醒来,希望再次闭上眼睛时还会接上继续,有的深刻,有的动情,有的见到了我再也见不到的人,有的做了我遗憾未完成的事,更别说那天马行空玄妙诡异的梦了,可我发现无论我多么不想忘记,就像今天,那梦总像是无源的水,在烈日的暴晒下坚持不了几小时,无法挽回的总会渐渐忘记细节,直至留下一地干巴巴的水痕,让人再也联想不到原先这里流着的到底是什么形状的东西。梦,会不会是另一个世界的我正在经历的事,通过一条看不见的通道传到了这个世界的我的大脑里?
我早上坐在床上一边努力的回味昨晚那太过真实的梦,一边在认真的考虑这个设想的可能性,我知道这多少是因为我希望那个梦是真的,但不是没有这种可能,我甚至在想或许能以内这个奇妙的设想去写一个更有意思的故事。
梦,如果真是另一个世界的我有了另一个选择而过上了另外一种生活,那我在这个世界就算过的不怎么太圆满,我也不会有太多遗憾了。

标签: 2022

添加新评论